20220826 全球;乾旱、氣候變遷

乾旱與氣候變化:當2022年成為了旱災與高溫之年

2022年8月25日

科學家普遍指出,世界正經歷幾十年來範圍最廣的乾旱,一些地方還刷新了氣象紀錄。突如其來的「驟旱」也日趨普遍。

專門研究乾旱的美國宇航局(NASA;美國太空總署)資深科學家本傑明·庫克(Benjamin Cook)說:「這一年北半球旱災處處,相當不簡單。北美洲、歐洲、地中海地區和中國同時遭受迫近紀錄甚至是破紀錄的熱旱影響」。

但專家們指出,受嚴重影響的地區還有東非、南美、亞洲部分地區與澳大利亞局部地區。

受災最嚴重地區之一是非洲之角(Horn of Africa;東北非)。在連續四個雨季滴水未降,使得一個地區貿易同盟(IGAD;政府間發展組織)的發言人努爾·穆罕默德·謝赫(Nuur Mohamud Sheekh)將之稱為「40年來最嚴重的旱災」。他說,這估計將對5000萬人構成糧食安全風險。

據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(UNCCD)秘書處一份報告稱,非洲遭受旱災的頻次比任何一片大陸都要高。報告說,在2000至2019年間所發生的134場旱災中,70場發生在東非。

中國今年也對全國範圍發佈乾旱預警,持續高溫致使河川乾枯,包括全球第三長河流長江的部分流域。

四川省水力發電量顯著下跌,引致限電,部分航道停航。中國政府官員稱,六省市區超過200萬公頃農地受災。

據歐盟哥白尼大氣監測服務(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)數據,歐洲西部雨量最低紀錄已被刷新,阿富汗與伊朗等中亞國家所經歷的嚴重旱災迄今已持續超過一年。

在南半球,南美洲最近幾年也深受乾旱影響。

一份聯合國報告指出,乾旱引致2020至2021年全球穀物收成減少3%,智利中部更在經歷一場持續13年的「特大乾旱」——該地區千年一遇的乾旱。

報告還說:「此外,巴拉那—拉普拉塔盆地(Parana-La Plata Basin)的多年乾旱是1944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乾旱,影響了巴西中南部以及巴拉圭和玻利維亞的部分地區。」

「驟旱」常態化?

從前,典型的乾旱需要連續幾個季節以至於幾年的時間來形成,但科學家們指出,在許多地方,這模式已發生變化。

低降雨和極端高溫共同作用,瞬間造成乾旱,這是北半球部分地區在這個夏天能看到的現象。

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(US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)資深科學家羅傑·普爾沃蒂(Roger Pulwarty)說: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就是所謂的突發乾旱。」

「這也許只會持續一到三個月,但要是這發生在農作物收成旺季,或是叢林大火高危時節,就能造成莫大破壞。」

他指出,容易發生「驟旱」的地方包括巴西、非洲北部薩赫勒地區(Sahel)、東非大裂谷(Great Rift Valley)、印度、美國中部、俄羅斯西南部與中國東北部。

距離年末還有四個月,科學家們認為,不能過早定論2022年的乾旱情況是否比2012年更嚴重——當年被視為當代史上乾旱最惡劣的一年。

來自20世紀的氣象記錄也不夠完美,因此難以把任何一年排進「長期乾旱聯賽榜單」上,但科學家們對我說,今年旱災所波及範圍,屬數十年來最廣。

談到未來,科學家們的話顯得毫無鼓勵性。

科學家們早已申明,受降雨減少和空氣與土壤濕潤度降低影響,全球變暖將增加一些脆弱地區遭受旱災的風險,他們也預期旱情將越來越嚴重,越來越頻密。

根據UNCCD秘書處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《從數字看乾旱》(Drought in Numbers)報告,要是全球氣溫到2100年比現在上升3攝氏度——一如預測,要是當前溫室氣體排放沒能得到顯著減少的話——農作物歉收與其他乾旱所導致的經濟代價將比今天高五倍。

NASA科學家本傑明·庫克說:「無論氣候變化是如何在影響著(今年的)這些旱災,隨著我們邁向日趨暖化的未來,我們必須為這些事態做好凖備。」

資料來源:[BBCNEWS]乾旱與氣候變化:當2022年成為了旱災與高溫之年